问世5年技能过5万亚马逊Alexa为啥赚不了钱

从自营电商,到追逐智能产品及生态,在亚马逊 Alexa 面前的,是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市场。

其次,红包总数越来越大,比的就是谁更壕。

自从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人手一台手机成为了标配,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家里,你都能看见一群人埋头对着屏幕。即使回到家里,情况依旧如此,客厅的电视在自动播放,一家人却是各自看手机的情况经常出现。尽管它使我们的生活足够便利,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性却在降低。按大白话去说,就是没了人情味。

与刚刚进入移动互联网之时,用户活跃度迅速猛增相比,如今则是进入了稳定阶段,这其实也是因为用户开始慢慢走向饱和,以前随便就能挖掘用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这就意味着,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博弈进入了存量竞争,要想拿到更多用户,很大程度是要从对手手中抢食。

显而易见,一边是互联网平台能获取用户,一边是用户圈层的不断打开,可以说红包活动的来到,是一箭双雕的操作。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而春节期间,作为一年当年流量爆发最大的地方,势必能够让选手们最快速度获取用户。尤其是在春晚当中,可以全国的用户都集中在一块屏幕前,曝光率可想而知。央视的数据就显示了2018年和2019年海内外收看春晚的观众总规模,已经超过了11亿。

真正的转折点是在2014年的大年初一,伴随着红红火火的鞭炮声,移动支付江湖出现了一道惊雷,马云那句“偷袭珍珠港”开始刷屏,这其实也是因为微信推出了微信红包,并以病毒式的速度开始传播。当年有资料就显示了,从2014年除夕到正月初八,有800多人领取了4000多万的红包。

著名付费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在当地时间 12 月 16 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亚马逊在 2019 年前 10 个月共获得了 140 万美元的 Alexa 技能收入,远低于其 550 万美元的目标。文章还指出,2018 年的目标为 500 万美元,但收入“低至数十万美元”。

1月15日,支付宝正式开启集五福活动,上线仅一天半时间内,就已经有500万人集齐五福,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不过,把时间往前推,却是由快手最先点燃了这波战火。相对于往年BAT三巨头出手的快准狠,今年的红包大战正是在不断刷新纪录。

诚然,作为手机的重度用户,相信不少人都经历过寻找“敬业福”的苦,又或者是把屏幕戳烂了,都抢不到一个红包。随之而来的,便是用户参与积极性的降低。但即便是如此,每年参与的人还是大有人在,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是上升趋势。

以短视频赛道为例,有快手直接拿下春晚独家合作伙伴,那边是有抖音开启“发财中国年”红包活动;再到电商江湖,淘宝成为2020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同步的,还有电商黑马拼多多依然大力撒钱。另外一边,京东和苏宁也在快马加鞭放出红包雨。紧随大佬们后续的,还有种草社区小红书也不甘示弱。

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是要先来看看微信支付宝起头的那场红包大战。

这其实也是因为,红包活动的到来,其实正是满足了用户的社交需求。

总的来说,“舍不了孩子,也套不着狼”,巨头们大力撒钱的背后,其实在下一盘大棋。

实际上,免费盈利模式和游戏也一直是 Google Play Store 和苹果 App Store 2018 年营收的主要驱动因素。根据 CultofMac 的数据,免费盈利模式和游戏分别占二者收入额的 87% 和 71%。诚然,2018 年 Google 和苹果公司在全球的总营收在 710 亿美元左右,仅仅是与亚马逊移动应用程序的总销售额相比,都很微不足道。换句话说,除了购买应用程序之外,还有很多让亚马逊平台盈利的方式。

所以,参照微信支付所取得的成果,后续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在重押红包大战,逻辑也非常简单,其实就是为了抢用户,抢市场。

但是当有红包活动出现之后,情况又会变好。一家人可以为一个“敬业福”绞尽脑汁、原本绝交的朋友可以为了一张福卡组队、甚至是此生不复相见的初恋,都会有一个理由进行联系。选择在春节开展,还将增添浓浓年味。

再者,是玩法的升级。

毫无疑问,技能内购买只是亚马逊、第三方开发者和设备制造商赚钱的方式之一。2019 年 9 月的一次媒体活动上,亚马逊设备和服务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 表示:

对于以上数据,亚马逊官方并未证实,但一位发言人今天通过电子邮件回应了 The Information 的文章:

除了上述之外,去年的参赛选手也早已加入其中,比如百度依然开启了“好运中国年”活动,联动旗下产品矩阵发红包,还有微博每年都会有的“让红包飞”集卡活动。

既然快手这么壕气,一直视快手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抖音,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其在此次“发财中国年”春节红包活动当中,涵盖了集卡、红包雨,红包总金额为20亿。

在移动互联网大门打开之后,腾讯寻找着一张“船票”,所以有张小龙做出了微信,为了进一步完善生态,财付通与微信推出了微信支付。但与支付宝深耕该领域已久,即使背靠腾讯强大的资源,微信支付一开始也不是处于爆红的状态。

而且下沉市场的用户习惯,对于红包等福利更加敏感。他们一般都会有足够的时间参与活动,并且好友之间的互动性非常之高。对于平台本身来说,便是用户粘性的增强。

据悉,亚马逊 2019 年加大了对 Alexa 技能内购买的营销力度,但目前尚不清楚收入未达到预期的原因是参与项目的开发人员太少、消费者对价格不满意,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雷锋网了解到, Alexa 技能内购买与苹果通过 iOS 应用商店出售产品的模式类似。在技能内购买中,用户可从第三方开发者那里购买 Alexa 技能的附加功能,开发者由此获取利润。按规定,亚马逊收取 30% 的费用,开发者获得剩余的 70%。曾有参与该项目的开发人员向 Voicebot.ai 透露,他们的收入不会受亚马逊 Prime 会员折扣的影响,因为会员折扣一般是由亚马逊承担。

就拿快手来说,此次拿下春晚的独家合作,将会以以“点赞中国年”为主题,在除夕当然发出10亿现金红包。要知道,去年百度的9亿已经是刷新了春晚最大红包记录,快手一上来就是10亿,可真壕。

Alexa 技能内购买营收额不如预期

而开发者的奖励计划——为那些开发了受欢迎的 Alexa 技能的开发者提供奖金,按月发放——的变动可能也是一方面因素。在今年早些时候,亚马逊开始调整这一计划,导致一些开发商每月的奖金超过 1 万美元,而有些开发商获得的奖金数额自 2019 年年初以来已经下降了 50% 以上。

另外,Labworks.io 首席执行官 Tom Hewitson 在《语音机器人播客》(Voicebot Podcast)第 124 期中也评论道,消费者的困惑可能也是技能收入未达到预期的一个原因:

根据上述分配方式,不难发现,亚马逊预计 Alexa 技能内购买在 2019 年前 10 个月的总收入将超过 1800 万美元,但实际收入仅为 470 万美元左右。

然而,揭开这场红包大战的神秘面纱,你却会发现,互联网大佬可不是单纯想送钱给你这么简单。

随后亚马逊也不断发力,不断将领域拓展到智能家居、车载和酒店等应用场景。不过,错发 1700 多条 Alexa 录音、大量员工监听 Alexa 录音等负面新闻也屡见不鲜。近日更有外媒称,2019 年 Alexa 技能内购买的营收额离目标还差一大截。

在往年红包雨、集福卡的基础上,各家都加入了2019年流行的元素。比如快手在春晚上,首次采用了“视频+点赞”的形式。而在过去,仅仅是采用了图文形式。另外一边,不少平台也采用了直播的形式。这都表明了,短视频和直播的影响力早已在慢慢扩大,渗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

所以,这种又能薅羊毛,又能助我交朋友的方式,还是多来点吧!

2018 年 5 月,亚马逊宣布向开发者开放两种工具——技能内购买(in-skill purchases)和亚马逊支付支持技能购买(Amazon Pay for skills)。近几年,Alexa 的技能数量也是不断增长。去年 9 月,亚马逊智能家居副总裁 Daniel Rausch 在 IFA 大会上公布,Alexa 在全球范围内已拥有 50000 个技能。(详见雷锋网此前报道)

因此,能在春节期间通过发红包的方式,稍微刷下脸,所带来的红利都可能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从2014年发展至今,红包大战也并非十全十美。

自从两次战役之后,微信支付很快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用网友的调侃来说,就是微信支付用一年的时间,就做到了支付宝多年做到的成绩。

而更重要的是,亚马逊将成为一个通过 Amazon.com 或 Alexa 第三方合作伙伴销售商品和服务的平台。亚马逊表示,面对数十亿美元的市场,1300 多万美元的缺口只是个零头。

当然,总体来说,让人过目不忘的还是一个个红包总数,爸爸们以亿起步疯狂撒钱,总是让人有人民币满天飞既视感。

相对于红包大战刚开始的1亿起步,今年的红包金额则是从5亿慢慢放大,10亿,20亿,甚至是40亿。

激励结构可能正在改变。我们发现,当我们要求用户进行技能内购买时,他们通常会表示已经买过 Alexa 设备了。但他们不明白,功能和服务是由第三方提供的,如果用户只买设备,第三方就不能获得利润。

基本上,亚马逊是借助技能内购买对游戏和生产力技能开发商采用免费盈利模式的。具体来讲,开发者利用 Alexa 销售产品,并基于 Amazon Pay 平台或直接通过账户链接进行交易,这可能占 Dave Limp 提到的数十亿美元收入的一大部分,而亚马逊不从中盈利,或者只是在 Amazon Pay 平台收取约 3% 的小额手续费。

只不过那句话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巨头们争着发补贴的背后,就是为了给我们“送钱”吗?

无疑,随之而来的便是绑卡量、知名度和用户留存时间的迅速提高。紧接着到了2015年,微信又拿下了春晚独家合作。有数据就显示了,除夕当晚微信红包的收发量达到10亿,是2014年的62倍。

现在我们每年有数十亿美元转动 Alexa 的飞轮,这个数字不包括亚马逊自己的设备销售或服务收入,都是通过第三方利用 Alexa 销售技能或制造支持 Alexa 的相关设备获得的。

尽管红包总数金额足够大,但不可避免的也有用户难以认同。他们普遍的声音在于,金额足够巨大,但随着参与用户的不断增多,所能平分到的钱也在慢慢变少。辛辛苦苦集个卡,最后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不免失望。

亚马逊于 2014 年 11 月推出全新概念的智能音箱 Echo,将智能语音技术带入这一硬件,并在 2015 年 6 月对外开放 Alexa 平台,使得第三方开发者可在平台上开发基于语音的技能应用。

红包大战之间的博弈,最早是由微信和支付宝开始的。它们所代表的是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的两股力量,意在春节期间一决高下。而时至今日,想要瓜分这块肥肉的选手也在变多,不再局限于支付巨头。

亚马逊声称有更大的 Alexa 技能生态系统

Alexa 是亚马逊的长期赌注,我们对它的未来一直持乐观态度。我们才刚刚开始探索 Alexa 的潜力。

The Information 的文章还提到,亚马逊正把重点转移到 Alexa 创收上。当前,除了 Alexa 的默认语音外,用户还可以听到一些熟悉的名人语音,比如 Samuel L. Jackson。用户可以添加智能扬声器或显示器的名人语音,入门价格为 0.99 美元,但在试用期过后,价格将提高至 4.99 美元。不过这并不会对 Alexa 生态带来太大的变化。

首先,参赛选手多样化。

不同于以往互联网巨头重点关注一二线城市,近年来得益于小镇青年惊人的购买力,下沉市场早就是一块香饽饽。再加上我们上述提及的互联网红利在缩减,毫无意外的,此次大家争夺的还有下沉市场。

同理,在电商赛道当中,淘宝作为春晚的独家合作伙伴,在大年夜将会为5万个消费者清空购物车,并且聚划算在整个春节期间的补贴金额会达到20亿;拼多多则是把补贴进行到底,在整个春节期间放出40亿红包补贴。

福建湛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和监事分别是詹克团和吴忌寒,上述两人为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

收入缺口背后的原因是什么?